正面临炎热高温和几十年来最严重能源供应危机的欧洲祸不单行。作为欧洲经济“生命线”的莱茵河,眼下水位已经降低至接近断航。而莱茵河连通德国和瑞士与欧洲最大海港荷兰鹿特丹,这或许会导致大量货品运输面临风险,加剧欧洲能源危机,进一步推高通胀。

水位告急

德国联邦水路与航运管理局(WSV)数据显示,当地时间8月2日,法兰克福附近市镇Kaub段的莱茵河官方统计水位降至23.6英尺(约60厘米),为至少二十年来历年同期最低水位,上一次降至这一低位还是在2018年12月。

而且WSV预计,到本周六,Kaub段的莱茵河水位还将进一步降至18.5英寸。假如真降至那一水平,Kaub段距离驳船彻底无法航行仅相差2.5英寸。

对于最近莱茵河水位下降,船舶经纪公司Riverlake表示,为提升浅水河段的航行能力,莱茵河上游到鹿特丹之间的驳船货运量已下降至货运能力的三分之一。这意味着能够运往德国内陆地区的驳船只能有大约三成的运力可以利用。

数据显示,当测量水位降至40厘米或以下时,载有商品的船舶驶过莱茵河Kaub段的经济成本很高。2018年,莱茵河的水位曾下降到低于当前水平,导致企业关键材料大量断供。据摩根大通估算,当年这一状况导致德国第四季度的经济增长减少0.4%。

更令人担忧的是,这恐怕不是一个短期现象。德国国家气象局(DWD)的气象学家Andreas Friedrich认为,近期内形势不会缓和,因为长期模型预计,干旱的状况可能在未来几个月持续。

能源顾问公司Facts Global Energy的欧洲石油业分析师Josh FolDS预计,莱茵河水运若中断,将迫使企业寻找替代的陆上运输方式,比如铁路和货车运输,加剧本已失控的运输成本。现在将一些燃料运送到瑞士的成本超过每吨200欧元,至少是三年来的最高水平,而几个月前仅为25欧元。

多条河流受影响

莱茵河是欧洲的中流砥柱,水量已经变得如此之少,以至于德国、荷兰和罗马尼亚的河流交通都陷入瘫痪。据西班牙《阿贝赛报》网站2日报道,欧洲正面临现代历史上最严重的旱情。南欧深受其害,德国、荷兰、罗马尼亚等中北部国家也未能幸免。

报道称,意大利北部已经遭遇过去70年来最严重的干旱。近几个月的热浪和创纪录的气温以及许多地区前所未有的旱情,迫使意大利政府宣布五个地区进入紧急状态。

最具戏剧性的景象出现在意大利最大河流波河全长652公里的河道。来自意大利国土和水资源保护部门的数据几乎就像一份战争报告,其中指出“波河已经不复存在,由此将产生各种后果,尤其是环境方面的恶果”。

据了解,意大利有史以来从未记录过像波河这样的干涸情况。数据显示,这条河流此前流量最低值出现在2006年7月,为每秒237立方米,而今年这一数字低于170立方米。

报道称,法国也在今年7月创下了自1959年以来最干旱的纪录,人们担心8月的“三伏天”会更加艰难。

面对旱情恶化的风险,政府颁布了地方限制用水的法令。法国96个省中已有93个省发布干旱警报并颁布节约用水的限制措施。

与此同时,据英国气象局称,英格兰南部和东部部分地区的降雨量为有记录以来的最低水平。除了降雨不足之外,热浪也席卷了这些国家。英格兰7月气温首次突破40摄氏度。

通胀雪上加霜

媒体指出,内河航运负担德国国内三分之一的原油、天然气和煤炭运输,占德国货运总量的5%到10%,而内河航运中约80%都依靠莱茵河水运。重要水运枢纽Kaub的河段低水位可能激化欧洲能源危机,甚至刺激通胀进一步走高,促使欧洲央行更激进加息。

接下来,德国对于煤炭等燃料的需求预计将增加,从而加大运输需求。S&P Global Commodity Insights分析师Sabrina Kernbichler认为,由于煤炭市场紧张且莱茵河水位低,因此燃料难以交付,未来几个月德国只有65%的煤炭产能可用。

周一,德国能源监管机构联邦网络局宣布,位于下萨克森州霍恩哈默尔地区的梅尔鲁姆煤炭发电厂即将重新连接至德国电网。受能源危机影响,德国联邦政府7月14日颁布法令,允许部分已关闭的煤炭发电厂和石油发电厂重新投入使用至2023年4月,以节省天然气。

然而,水位降低将推高运费,打击供应商积极性,同时推高能源价格。能源供应商EnBW AG声明称,由于受到“生命线”低水位的限制,船舶必须减少载重才能在莱茵河航行,当船舶不能满载时,需要更多的船舶来运输相同数量的货物。这导致运输成本正在增加,推升燃煤电厂的运营成本。

德国贝伦伯格银行的经济学家Salomon Fiedler表示,莱茵河的低水位可能对德国经济产生与2018年低水位类似的影响,当时,一些地方的水位降低到只有30厘米,使得大型货驳无法通航。

不过,当前的情况与四年前略有不同,因为德国经济目前已经走向衰退,可能会抑制工业生产,进而抑制对航运的需求。与此同时,疫情和地缘冲突带来的供应链瓶颈正在导致德国工业企业库存枯竭。

Fiedler还援引基尔研究所的分析称,在每天水位低于78厘米阈值的一个月内,德国工业生产“比正常年份同期下降约1%”,而当月的低水位还会对次月的经济活动产生延迟影响,从而使整体影响达到约1.5%。

北京商报综合报道

作者 admin